当前位置:首页>我和岳母的小说

丝绸之路评论:

游客 (2020年07月30日 )

一部哥哥坑弟弟的游戏

游客 (2020年07月30日 )

看了第N遍了

游客 (2020年07月30日 )

经典,还是喜欢看

游客 (2020年07月30日 )

李小龙真的是大师

游客 (2020年07月30日 )

我看到林正英了

游客 (2020年07月30日 )

演来演去,还是那几个人!

我和岳母的小说 简介:
您正在免费观看的是我和岳母的小说 ,中新网邢台7月22日电 (张鹏翔 刘旭阳)“俺老伴2018年遭遇车祸,2019年脑血栓,现在几乎全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多亏了谢素平和王秀英妯娌俩,她们护理的很好,俺们全家都很满意!”河北省邢台市平乡县油召乡范庄村村民范兰朝,向回访居家护理服务质量的平乡县医疗保障局工作人员张雪玲表达感激之情。  范兰朝口中所说的“谢素平和王秀英”,是平乡县经过培训考核持证上岗的两位护理员。“俺参加了5月份县里举办的第一期护理员培训,考核合格后领了结业证,不仅学到了技能,还找到了工作,现在每个月都能挣到2000多元。”谢素平说。  2020年,平乡县启动居家护理保险,采取 购买服务的方式推行。参保人因年老、疾病、伤残等导致生活不能自理,病情基本稳定,已达到或预期达到6个月以上,经专业人员鉴定后,即可享受护理保险待遇。由第三方专业机构对护理员进行业务培训后,受训持证人员为参保的失能人员提供居家服务。医生正为节固乡重义疃失能人员陈书彩测量血糖。 姚友谅 摄  邢台市爱晚红枫医养服务有限公司平乡县分公司负责人申少宇表示,截至目前,平乡县已经举办了两期护理员培训班,培训学员50多名,42名学员考核合格后拿到了结业证,其中贫困户21人。“我们组织专业人员进行授课培训,培训内容不仅包括8个护理项目,还有服务礼仪、操作规程等知识,每期培训7天。”申少宇说。  平乡县节固乡重义疃村村民马善刚对居家护理服务也是由衷称赞。“老伴今年70岁,因为三高、脑出血等原因,已经生病14年了,生活不能自理。立兴两口子护理的真不赖,老伴的心情越来越好啦!”  节固乡邹庄村的赵立兴和史芹霞夫妻俩,是5月份第一批培训学员。按照就近服务原则,他俩为马善刚老伴陈书彩提供居家护理服务。“俺两口子一共服务着20多户失能人员,每个失能人员每周接受2次规定服务,每次服务40分钟以上,每人每单服务挣12元。”  “每个护理小组由2名护理员和1名医生组成,2名护理员必须同时入户提供服务,医生每周入户服务1次。”申少宇说,每个失能人员家中都粘贴一个二维码,护理员上门服务时,要用手机扫一扫签到、签退,系统后台自动进行监测备案。护理员为节固乡重义疃失能人员陈书彩梳头。 姚友谅 摄  同时,平乡县医疗保障局工作人员也会不定期上门回访,对护理人员服务质量进行问卷测评,实行动态管理,及时完善服务。  徐丽玲是邢台市爱晚红枫医养服务有限公司平乡县分公司的全职医生,承担着对所有护理小组中医生服务质量的管理。“我们签约的8名兼职医生会结合服务对象病情,指导合理用药,让不愿离开家、经济条件差的失能人员也能享受到专业的医疗照护。”徐丽玲说。  “平乡县实施的长期护理险居家护理服务,既解决了部分贫困人口的就业问题,又解决了失能人员‘护理难’的问题。经鉴定认证全县失能人员775名,目前324名已接受上门护理服务,2020年底前将实现全县覆盖。”张雪玲说。(完)
新华社北京7月22日电(记者王优玲)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组织建设的全国性一站式就业服务平台“就业在线”近日正式上线,为求职者、人力资源服务机构、用人单位提供全流程服务。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有关负责人介绍,“就业在线”通过网页和电子社保卡等方式开展应用,发挥公共就业人才服务机构和经营性人力资源服务机构的作用,实现招聘求职信息实时全面汇聚、共享和发布,并基于平台统一提供的用户管理及岗位发布、简历投递、信息推送等能力,支持跨区域、跨层级开展招聘求职服务。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各地公共性与市场化线上招聘平台遍地开花,在提升就业便捷性的同时,也使求职者与招聘方不得不在多个平台注册,导致招聘求职需要重复编辑并发布信息,效率大幅降低。这位负责人表示,“就业在线”采取“平台+旗舰店”的运营模式,在不改变现有招聘求职平台经营模式的基础上,实现对各类招聘求职信息资源的全面汇聚,形成招聘求职服务总门户、总枢纽,降低多地域、多平台招聘求职的成本。相关新闻:人社部:二季度全国最缺“营销员”“快递员”等
中新网7月22日电 据央视财经报道,伴随着宠物饲养热,宠物主对宠物的身心关注也在升温。 根据《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城镇宠物(犬猫)消费市场规模达2024亿元,同比增长18.5%。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共有近52万家企业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且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包含“宠物”的企业(以下简称“宠物相关企业”)。从地域分布来看,超4成的相关企业集中在粤、浙、苏三省。山东省、河南省、上海市等省市的企业数也位居全国前列。  近十年来,我国宠物相关企业总量(全部企业状态)由2010年的3.61万家增长至2019年的49.58万家,翻了将近14倍。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相关企业年度注册增速高达63.22%,年新增相关企业超过19万家,均为历史之最。  截至7月21日,以工商登记为准,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我国新增近11.5万家宠物相关企业,同比增长50.09%。  纵观我国宠物行业近十年来的发展,可见在人们对宠物的需求增加的状况下,相关企业增长态势的火爆。在“它经济”盛行的当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将情感寄托于宠物,更不吝为自己的萌宠购置各类或可爱或实用的宠物用品。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经营范围含“宠物用品”,且企业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企业有38.7万余家(以下简称“宠物用品相关企业”)。  2019年,我国新增超过15万家宠物用品相关企业(全部企业状态),增速高达65.2%,超过2017年和2018年相关企业新增数量的总和。  此外,《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指出,宠物食品是养宠消费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占整体消费支出的61.40%,较去年增加9.20%。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经营范围含“宠物食品”,且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企业超9.6万家。从地域分布上看,江苏省、浙江省和山东省的相关企业数量最多。  如今,随着宠物市场的消费升级,宠物消费越来越呈现专业化和精细化的趋势。除宠物食品消费外,宠物主们还乐于尝试宠物美容、摄影、寄养、保险、训练等新兴消费方式,极大地推动了宠物产业链服务市场的发展。
修复  21岁的魏月董很长时间都不愿意照镜子。她不满意自己的模样,出门总是喜欢戴上一顶粉红色的鸭舌帽。  她的头在一次严重的车祸中受伤。为了救她,医生摘除了她部分颅骨,两侧骨瓣缺失让她的头看起来有一些变形。从那以后,她格外害怕摔跤,有时候会下意识地护住头,每晚睡觉只能平躺,不敢睡太沉,担心压到脑组织。她有孩子,但一岁多的儿子始终不敢与她亲近。  她的生活在那次车祸后也变了形,手术让她一共欠下了53829.68元的医疗费,这是她眼里的“天文数字”。  她想要还钱,但车祸后她只能在家静养,攒钱的重任落在了丈夫的肩上,他把4000多元的月收入掰出一半存入账户,住每月160元的出租房,习惯了用泡面充饥。  原本,魏月董应该再进行一次头颅修复手术,但背着欠款,她说不清自己距离这场手术还有多远。这场修复手术,医生建议她在出院后半年到一年内完成,魏月董足足拖了3年。  进行修复手术前,她选择先填上那笔欠款留下的漏洞。7月8日,站在广东省佛山市岭南医院的收费窗口,魏月董核对了几遍金额后在POS机上输入了密码,她背负3年多的欠款清零。  对于成立6年的佛山岭南医院来说,这是较大一笔患者欠款,也是魏月董这几年最在意的事。  这个佤族姑娘出生在云南普洱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家里原本就属于“很困难的那一种”。父母在村里务农,种下的粮食只够温饱,没其他收入,她还有个弟弟在读书。几年前,为了盖新房,这个家庭欠下了5万元外债。  她本来考上了高中,迫于经济压力只得放弃。后来,她揣着亲戚赞助的车费,跟着丈夫鲍三办来到广东佛山打工。这是魏月董第一次走出村子,她的愿望很简单,有份稳定的工作,有个幸福的小家。  每个月,魏月董只有2800元左右的工资,她会分出一大部分汇给家里。帮家人还款之余,她一点点置办了自己屋子的新家具。  夫妻两人每月花350元,租住在一间20多平方米的屋子里。他们习惯了不富裕的生活,但紧巴巴的日子还是“挺有希望”。他们会在闲暇时间,去附近的商贸市场逛逛,偶尔也会看看电影,买些零食。  3年前那场车祸撞塌了魏月董的生活。那天,她坐在丈夫的电动自行车后座上,行驶中撞上了停在前方的货车,两人当场昏迷。佛山岭南医院跟着救护车到达现场的医生记得,当时,魏月董已经昏迷,两侧瞳孔 “比正常人的瞳孔要大一倍”,头部伤口处出血严重,她还有呕吐反应,呼吸变得轻微。  医院随即开通了急诊绿色通道。主刀医生、佛山岭南医院神经外科主任黎德桦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回忆,救护车把两人接到医院时,相关科室的医生已在等候。这些医生都认为,按照医学常识判断,女孩抢救回来的可能性只有10%。  他们先给魏月董的气管插管,保持呼吸通畅,之后做颅脑CT。诊断结果显示,魏月董脑挫伤,还有严重的脑出血,颅骨骨折从右边的颞叶一直横跨到左边的颞叶,颅底也没能幸免。受伤的还有她的左侧锁骨和左侧第一肋骨,两根骨头也都骨折了,她的左肺急性肺挫伤并出血。  丈夫鲍三办也处在昏迷中,她的身边没家属,没人为她签字。若不立即手术,她有可能随时死亡。医院最终决定先进行救治。魏月董被推进手术室,手术一做就是3个多小时,她受伤的右颞叶血肿被清除,双侧去颅骨瓣减压及引流成功,她被送往重症监护室。之后的7天里,她又做了两次手术。  她被送进过ICU,差不多20天后才从深度昏迷中醒来,生命体征趋于平稳。醒来后,她一度有些抗拒治疗。那时候,佛山岭南医院没有高压氧治疗设备,医院还专门为她派车,连续10多天拉着她前往附近的西樵人民医院治疗。  她在医院整整住了4个月,一共118天。她看着仪器一个个更换,“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费用越滚越大”。她的医疗费总计达到了18.7万元,家属缴纳、车主及保险公司赔付等款项加起来约13万元。  从云南赶来陪床的父母劝她“别想这些”,只要人好好的,钱可以再想办法。背着女儿,这对父母也常常叹气,病房里总是“低气压”的状态,有时候几个人都沉默着握着手机,低着头刷新闻。  在黎德桦的印象里,魏月董家算是他接触过最苦难的家庭之一。他记得,女孩的家属都“很朴素”“很老实”,话不多,一直客客气气的。他们和医生诚恳地表达过,家里还欠着房贷,手头实在没什么钱能拿出来了。  更多的压力被她的丈夫扛下。一同被送到医院后,鲍三办被诊断为大腿骨折,苏醒后就坐着轮椅前往魏月董的病房探望。妻子康复期间,除了照料,这场交通事故的后续手续,和所有的“外围”事项,都由他在办。  黎德桦记得,魏月董住院期间,鲍三办先去交过1万多元,“几乎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掏光了”。  黎德桦不知道的是,就连这笔费用,都是鲍三办从亲戚朋友那借来的。去医院探望妻子的鲍三办,只有一两套衣服换着穿。他的T恤和短裤洗得干净,但近看有好几处破开的小洞。  佛山岭南医院曾帮这个家庭发起过公开筹款,一部分就是医院内部的医务人员捐助的。关于这个家庭的困难,他们心知肚明,女孩出院时,没再提过欠费的事情。  “她会不会回来还款,我们还真没想过。”岭南医院院长牛军民称。  但魏月董知道,自己是一定要还钱的。“也许要还10年,那也要慢慢还。”  车祸后,她辞掉了在佛山一家织带厂的工作,回到云南老家休养。多数时间里,她都在休息,所能承担的最繁重的劳动是帮家里做做家务,没有收入。  黎德桦和魏月董互加微信好友。女孩出院后,隔上几个月,他发去消息询问最新情况,每一次的对话全由他发起。魏月董的回复总是简短的几个字,有时候话题拐向了伤势,戳中伤心处,她就沉默了。  魏月董也没把“还钱”挂在嘴边,不过,这个沉甸甸的数字被她藏进了心里。“当时钱还不多,不好意思提,想着再等等,攒到一笔像样的数再过来。”  她出院的第二天,鲍三办就出门工作了。这个年轻人只有初中学历,当初奔着亲戚来佛山打工,他辞掉了五金厂那个“相对安稳的工作”,改做赚钱更多的纱线搬运工——每个月能多赚1000多元。  他常跑动在佛山的西樵、九江和南庄,哪儿有活儿就去哪儿。他经常一个人扛起150斤重的货物,来来回回地装货、卸货。这个身形削瘦的男人,常常要在一天里搬运几百件货物,从早上5点一直干到凌晨,时间不固定。最忙的时候,周末无休,他每天只能休息3个小时。  原来租的那间20多平方米的房子被他退掉了,换了瓦房。房间比之前小了一半,看上去“像个小厨房”。天棚搭上尼龙布组成简易的天花板,屋内扯条绳子挂上连串的衣架晾衣服,木板床挤在墙角紧靠着缝隙分明的墙砖,屋里只有一个电扇,坏了也不舍得修。  下班回家,他总是很累,坐一会儿就躺下休息。待在屋里的闲暇时间,饿了,他就熟练地撕开一盒泡面,或者煮上一锅粥。  在还钱的问题上,两个年轻人从没有过分歧,“钱‘肯定’’必须’要还的”。鲍三办的工资仅有4000元左右,他习惯了分成3份,1000元打给家人,2000元存好给妻子当医疗费,自己只留1000元左右生活。  他很少和她开口要钱,仅有的几件新衣服和新鞋子都是魏月董买的。他没在妻子面前抱怨过,“怕她胡思乱想”。  每攒上一段时间的钱,他才会回老家看她一次。他们已经有个1岁多的儿子,这个年轻的男人坦言,他会时常念着欠款的事,只有和妻子开着视频,看到宝宝时,才能短暂地忘记这事。  早年和他们一起打工的朋友,攒下了不少积蓄,有人已经能给家里盖个房子,他们还深陷在还款的漩涡中。  魏月董经常点开账户余额的提示消息,她会盯着那串数字失神。今年7月,花了3年,她终于攒到5万多元。揣着银行卡,她从村里坐客车到县城,又赶大巴奔往昆明,最后搭乘了一班高铁才终于抵达佛山。全程14个小时,用掉800多元的路费。  她当然知道,线上转账是更便捷的方式,但她坚持亲自来还钱,“这样比较有诚意”。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联系医院。接到电话时,黎德桦也愣住了。他听见魏月董在那头郑重地说,“请帮我查查,到底还欠多少钱?”对方执意弄清金额,头一回语气坚决,说要上午就来把费用交上。  “终于能开心一点了。”鲍三办说,“我们出来打工,都知道一定要讲信用。之前真是每天都不好睡(睡不好)”。  再次来到医院时,他们初步咨询了修复手术的情况,要修复两侧颅骨,还要差不多8万元,两个人又沮丧了,这对年轻的夫妻没再说话。  他们回到了那个拥挤的出租屋里,丈夫接着打工。两个人打算,攒些钱之后再提手术的事。  他们先接到了医院的电话。佛山岭南医院决定减免这场手术的部分费用,医院派车将她接回,进行颅骨CT三维重建,定制了修复颅骨的钛网。  她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修复手术,却没想过自己也重新定义了诚信。她被写进新闻,头一次上了热搜。佛山市委宣传部、佛山市文明办为她发放慰问金;医院所在地紫南村通过“ 基金”和慈善会兜底;紫南村所属的南庄镇 联系慈善会、青商会为她筹款等等。  魏月董的头颅修复手术被安排在7月19日早上。在佛山岭南医院的手术室里,操着手术刀的医生,在她的头颅左侧头皮上划开一道25厘米的刀口,分离出只有两张A4纸厚度的硬脑膜,在头皮和硬脑膜之间植入准备好的钛网,缝合后缠上绷带,左侧的头颅终于修复完成了。  鲍三办的搬运工作,干到了妻子手术的前一天。他也请好了长假,决定在妻子康复期间全程陪同。再一次住进医院,每当妻子走开,鲍三办会默默地把她的被子叠成整齐的豆腐块。和医务人员交谈时,几乎每坐下来5分钟,他就要跑去买水。  魏月董的入院通知书里,预交款项栏中填着“0”。  牛军民介绍,如果没有意外,大约3周后,她就可以接着完成右侧头颅的修复,理想的情况下,2个月左右可以康复出院。  来佛山时,1岁多的儿子被她留在了老家。这对年轻的夫妇把“富”字塞进儿子的大名和小名,希望他日后不会再为钱发愁。她希望这一次休养好了,就和丈夫一起留在佛山,两人共同奋斗。  这3年里,即使康复状况良好,这场创伤还是改变了魏月董许多。她说话的语速放缓了,总觉得自己的记忆力变差了,有时候做过的事转眼就想不起来。但还钱这档事儿,她一直没忘。  (本版图片均由受访者供图)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景烁 来源:中国青年报
今天,中国火星探测工程正式对外发布任务最新消息:中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1:1着陆平台和火星车亮相! 在即将实施的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中,火星车将承载火星表面巡视探测等重要使命,为中国打开火星之门,使我们真正进入深空、走近火星,揭开其神秘面纱。 △1:1着陆平台(右)和火星车(左) 飞行约7个月抵达火星,“环绕、着陆、巡视”将一次实现天问一号探测器将由运载火箭送入地火转移轨道,飞行约7个月抵达火星。经历火星捕获、火星停泊后,着陆巡视器将与环绕器分离,进入火星大气。着陆巡视器成功着陆后,火星车驶离着陆平台,搭载的科学载荷开机,开始火星表面巡视探测。 △火星车 此次火星探测是我国行星探测阶段的首次任务,也是我国深空探测领域全新的里程碑,将一次实现“环绕、着陆、巡视”3个目标。这是其他国家第一次实施火星探测从未有过的,面临的挑战也是前所未有。 火星车如何工作?“眼睛”“翅膀”助力全方位探测到达火星后,火星车将在火星表面工作90多天,除了要进行探测作业,还会将它在亿万公里之外的所见所闻传回地球,帮助我们认识火星、了解火星。那么,火星车在火星上到底是如何工作的呢? 火星车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竖立在前端的桅杆,顶端的方形设备就像机器人的脑袋。而顶端的方形盒子就是火星车的“眼睛”,上面有帮助火星车避开障碍来实施前行实时探测的全景相机,还有识别矿物质成分的多光谱相机。 △火星车 火星车上还装有4个“大翅膀”,就像一只展翅飞舞的蝴蝶。专家介绍,和玉兔号月球车一样,火星车的能源获得也是依靠太阳能,而这4个翅膀正是太阳能电池板。但是,由于火星距离太阳更远,表面的大气对阳光也有削减作用,所以,火星车比“玉兔”多设计了一对“翅膀”。 除此之外,火星车还配有探测雷达、磁场探测仪和气象测量仪,可以对火星进行全方位的探测。 如果把火星车比喻成一只蝴蝶,桅杆与相机是它的头和眼,那么尾部则是用来和地球取得联系的机器设备,不但可以从中获得动作指令,更能通过它来将在火星上探寻到的珍贵资料回传到地球家园。 着陆平台将搭载火星车落地火星表面这次和火星车一起亮相的还有1:1着陆平台。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中,它将搭载火星车着陆到火星地表,迈出中国火星探测的第一步。 着陆平台,也叫着陆器,和火星车加起来是1300公斤,它载着火星车要完成进入大气减速下降,落火,延伸坡道,随即火星车就可以走到火星表面,开展探测作业。 △1:1着陆平台 着陆平台载着火星车,从进入火星大气层到降落到火星地表只有短短7、8分钟,却被人们称为“恐怖7分钟”因为这过程中电磁信号是完全被屏蔽掉的,要完全依靠着陆器的自身本事。 期待火星车和着陆平台的表现!未来,火星车还将通过网络平台征集属于它的“名字”,你会为它起一个什么名字呢?
除了"我和岳母的小说 "你也可能喜欢以下影片: